木木

感谢各位关注的gn♥(ˆ⌣ˆԅ)
这里是ARASHI团担的木木,让我们一起愉快的追岚朋友ww
请多指教哦~ㄟ(._.ㄟ∠)_

【相叶雅纪x你】小习惯

  • 脑洞产物

     

 

 

你有一个想改也改不了的习惯,那就是一旦压力大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的啃嘴唇,你是完全没有意识的做这个动作,所以直到啃出血时才会反应过来。虽然相叶雅纪已经和你说过很多遍要注意一下,可你觉得只要擦上一层唇膏睡一晚上就会恢复,也没太大关系。

 

今天晚上你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一片空白的电脑屏幕开始发呆,后天就要上交一份企划了,可是你到现在都没有一点灵感,不知道要写什么。突然玄关处传来开锁的声音,你一惊回过神来,舔舔嘴唇,发现自己又把嘴唇啃伤了。

 

糟了,被他发现的话绝对又要被说了。

 

“我回来了~”相叶雅纪进门,却没有听到你的应答。

 

他把包放在沙发上,坐到了你的身边,而你马上撇开了头。

 

“为什么不回答我呀。”他习惯性地搂上你的腰,将你揽入怀中。

 

你合起了笔记本,正打算起身回卧室,哪想到被他一手拉了回去,又坐回了沙发上。

 

“你今天很奇怪哦,怎么了?”

 

你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然后相叶雅纪直接双手捂住了你的脸,让你面向他,看到你抿着嘴的样子,突然就明白了。

 

“又咬破了吧?”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你。

 

“呃……那个,masaki你听我说,这个涂点唇膏明天早上就会好的。”你知道自己已经瞒不住他了,干脆把实话说出来。

 

“哎,明明和你说了这么多遍了。”他依旧是捂着你的脸不放开,右手的大拇指从你嘴唇上抚过,然后身体慢慢向你靠近,“看来不吃点苦头你就不会听进去呢~”

 

“什么?唔——”你还在想他说的‘苦头’是什么,自己的唇就被对方的盖住,感受到他的舌尖划过,你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嘶——”猝不及防的被他咬了一口,你吃痛的睁开眼,用手指摸了一下,还好没流血。

 

相叶雅纪放开了你,伸手拿起茶几上的唇膏,给你的嘴唇厚厚的抹了一层,然后反手将你搂过,你的背躺进了他的怀里,他将下巴搁在了你的右肩上。

 

这是什么操作?你被他弄得有些懵,轻轻地唤了一句“masaki?”

 

“不可以哦,以后再把自己弄伤了。而且你晚上涂着一层唇膏我都不方便亲你了。”相叶雅纪把头埋在你的颈窝处,有些委屈的说到,他至今还记得那天晚上亲你的时候吃了一口薄荷味的唇膏。

 

你被他说的话逗得哭笑不得,左手覆上他软软的头毛轻轻揉了揉,“抱歉啦,以后我会注意的。”

 

“嗯……”有些沉沉的应答,不过一会均匀的呼吸声就传进耳朵,你有些无奈的想怎么就这样睡着了,看了看墙上的钟,你估摸着时间,还是让他先休息一会再叫醒他去卧室睡吧。

 

【今天也辛苦了,我最爱的兔子先生】

【榎本径bg】恋爱篇

抱起小锁匠就是一个千米冲刺——

前篇→告白篇

 

 

①【榎本桑】

 

就很突然的,榎本径有了一个女朋友,比他小了5岁,还总爱捉弄自己。

 

今天榎本径像往常一样窝在桌上一脸认真的摆弄着面前叫不出名字的锁,你自己搬了把凳子坐在他正后方,一手撑着下巴看着他。

 

总觉得,在一天当中他看锁的时间绝对比看你这个女朋友的时间要长很多很多。不管是看锁还是看你,他都是同一个表情,你心里想上次的告白是不是自己做了个梦,总觉得和他之间没有恋人该有的气氛。

 

想看到他更多的表情啊。你这么想着。

 

于是你拉了拉他眼镜架上的绳子,他回过头摘下了一边的耳机问道,“怎么了?”

 

“榎本桑,听说XX那里的温泉超级棒,等下次的休息日要一起去吗?”

 

“但是那里有点远,如果要一天来回的话行程上会太赶。”

 

“住在那里就好了嘛。”

 

“说,说的也是。”榎本径转了回去,继续埋头开锁。

 

耳朵又红了呢,真可爱,不知道他到底想到了什么。

 

“而且啊,听说那里还有混浴呢,榎本桑有去过混浴吗?我从来没去过所以很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要一起去试试看吗?”你似自言自语的说着,但眼神一刻未从他身上离开过。

 

“没有去过。”榎本径拿工具的手抖了抖,然后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的语气。

 

结果到了那边的温泉他才知道自己被捉弄了。

 

“榎本桑身体不舒服吗,看你一路上坐立不安的样子。说起来这里的温泉是没有混浴的呢,抱歉啦,我记错了。”

 

榎本径一言不发的看着你。

 

“难道,有点失望了?”你小声的问了句。

 

“没有这回事。”

 

看着他走向男汤的背影,你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真是太可爱了,榎本径这个人。

 

心情甚好的你在温泉里待了很久,直到脑袋开始晕乎乎,眼前一片朦朦胧胧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泡的时间过长了。慢慢的穿好浴衣,然后一手扶着墙摸索着出去。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感觉到有个人向自己走过来轻轻扶住了你。

 

“你待的时间太长了。”

 

“原来是榎本桑啊,换了浴衣我一开始还没认出你呢。”以前永远只能看到他穿那几套颜色不同款式都是一个样的衣服,这次换了浴衣感觉还是很新鲜的。

 

回到房间,你直接横躺在两张床铺上,泡太久的原因让你犯起了困,直接在上面开始睡觉。而一旁的榎本径有点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床铺被霸占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看了看你,愣了几秒钟,然后蹲下身帮你把松开的衣领拉好,再把一大床被子给你盖上,自己打算出去再去拿一床被子。

 

当然你并没有睡着,而是瞧准了机会,一手掀开被子一手抓住他的手往下拉,然后迅速的给他盖好被子。一系列动作非常的顺利,以至于榎本径躺在被子里是懵的,然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你。

 

你在被子下紧紧抓住他的手不让他逃脱,“榎本桑还要去哪里?早点睡吧,明天上午就要回去了。”

 

他撇过头不去看你。

 

“榎本桑耳朵很红哦,是怎么了吗?啊嘞,难道这是第一次和女孩子一起睡觉吗?真可爱呢。”

 

“请不要再捉弄我了,对30代的男人用可爱这种词……”

 

“抱歉,我并不是故意要捉弄榎本桑的。只是最近一直很担心那天的告白是不是我做的一个梦而已,你也根本就没有答应。我怕这一切都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榎本桑根本就不喜欢我,我的喜欢会不会对你造成困扰……”

 

榎本径静静地听着,过了一会转身面对着你,并将你抱在了怀里。感觉到额头被嘴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不喜欢就不会做这种事了。”

 

啊,被亲额头了。

 

“榎本桑果然很可爱呢,刚才明明是个接吻的好机会的说。”你在他怀里轻轻地笑了。

 

他再一次觉得被你捉弄了一番。

 

“嘛~算了,这样才是我喜欢的榎本桑呢,晚安。”努力往榎本径的怀里又挤了挤,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沉沉的睡去了。

 

 

②【径】

 

“我说啊,那个女孩子果然是榎本的女朋友吧,还经常来这里找他。”某人和旁边的同事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那么好看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是榎本的女朋友。”同事摆了摆手,表示这事不太现实,直到他下一秒看到榎本牵着你走出公司,惊得说不出话。

 

“你看吧我就说!”

 

一方,你来找榎本径一起去吃饭,本来很平常的走在你旁边的他突然就牵起了你的手,还小幅度的前后甩了甩。

 

“噗,榎本桑这么在意他们说的话吗?”你被他像小孩子一样的举动逗乐了。

 

“没有这回事。”他拉着你走在路上,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吗?”

 

“那个……姓氏说起来有点麻烦,以后直接叫后面的方便一点。”

 

你歪了歪头,思考了一圈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然后反应过来,忍不住的开始嘴角上扬,握紧了他的手,“好的哦,径。”

 

“嗯。”他牵着你继续向前走去。

 

“咦?径你刚才笑了吗?”

 

“没有。”

 

“肯定有笑啦!”

 

“没有。”

 

“我都看见了哦。”

 

“……”

【榎本径bg】告白篇

想要疯狂对可爱的小锁匠告白!

 

-东京综合保安公司-

 

“您好,请问榎本径在吗?”

 

“哦,你又来找他了啊,他大概还是在那个地方吧。”

 

“好的,谢谢你。”

 

“喂喂喂喂,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是来干嘛的啊?”身旁的同事突然挪了过来小声的和他讲。

 

“我只知道上周她弄丢了家里的钥匙,然后是榎本去开的锁。从那以后就经常过来找他,这周……已经是第三次了吧。”

 

“啊——是她啊,她不是丢钥匙的常客了吗?前几周也是同样的情况,然后是其他人去开的锁。”另一个同事这么说道,“当时大家都很忙的时候又打来一通电话,只有榎本有空就叫他去了。”

 

“普通人会这么经常性的弄丢家里的钥匙吗?”

 

-走廊深处的备用储藏室-

 

今天也来到了这里,不为别的,只是想找榎本径而已。

 

某天无意中在路上闲逛时看了他一眼,一脸木木的表情,戴着眼镜,耳朵里塞着耳机,只是这么普普通通的站在路上,也不知他有着什么样的魔力,自己的视线根本无法从他的身上离开。反应过来正想上去问一问他的名字,结果他就坐上车开走了。

 

‘东京综合保安公司’你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个名字,默默记下了。

 

然后你做了一系列有些幼稚的举动,隔三差五就说自己钥匙丢了,打通了这家公司的电话,每次来的都是同一辆车,但从车上下来的人却不是她要找的。

 

也是奇怪,在这点上你偏偏这么执着,铁了心要找到那个人。两周时间共打了8通电话,第9通电话打过去,你都懒得趴在栏杆上盯着外面的车辆,而是淡定的坐在自家门口啃着菠萝包。

 

“东京综合保安公司的榎本。”一句非常简洁的自我介绍。

 

你抬起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嘴里的一口菠萝包还没来得及咽下。

 

默默地在一旁盯着他面目表情的开锁。

 

果然这个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为什么会想一直这样子看下去。

 

“咔嚓。”门开了,这次开锁的时间好像比以往都要快。

 

“这是这次开锁的费用。”榎本递给你一张账单。

 

“榎本桑有女朋友吗?”你接过账单,抬起头问他。

 

“这个问题和开锁有什么关联吗?”对方反问了一句。

 

榎本一瞬间愣住的表情没有逃过你的眼睛。

 

“不,没关联,只是很好奇罢了。不过对于初次见面的人问这种隐私问题是我失礼了,那么,再见。”

 

然后你隔天就去公司里找榎本这个人,这是你们第二次见面。

 

“榎本桑有女朋友吗?”一进门就是这句话。

 

“这个问题有什么含义吗?”他依旧反问了你。

 

然后你回家了,又过了两天,你去见了他第三面。

 

“榎本桑有女朋友吗?”

 

“你们女生都喜欢聊这种恋爱话题吗?”

 

于是这是你们的第四次见面了。

 

你轻轻推开门,发现储藏室里异常的安静,然后发现榎本径把一只手臂当枕头,靠在桌上睡着了。

 

“果然还是很不可思议啊。”你蹲下身,直直的盯着他的睡颜,听说他好像30岁了,但是完全看不出来,第一次见面时以为是和你同龄的。

 

节骨分明的手,软软的头发,圆嘟嘟的脸,长长的睫毛,还有……嘴唇。

 

糟了,脑袋里有些不好的想法。

 

“你今天也是要来问同样的问题吗?”榎本径突然毫无预兆的睁开眼,这要是晚上看到这场景,绝对会以为是恐怖片的一个片段。

 

“今天的,稍微有些不一样。”你站起身,缓缓地靠近他的脸,而对方皱了皱眉,一只手抓着桌子边缘,坐在凳子上慢慢后退跟你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差不多到了榎本径后退的极限,你停住了。

 

“榎本桑,”距离不远不近,刚好隐约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你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开口道,“想要女朋友吗?”

 

“这次不好好的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的话。”

 

“我就默认你是想要的了。”

 

“我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榎本桑的事情。”

 

“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所以,我可以当榎本桑的女朋友吗?”

 

只见了几次面的人,明明对他的事还什么都不了解,就这样表白了。看着眼前的人耳根一下子红了,而脸上却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的样子,你笑了,直起身,向后退了一步。

 

你看着榎本径转过身不停的搓着手指,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

 

嗯?这是拒绝的意思了吗?难怪,突然这样子表白肯定会不知所措的吧,毕竟他们连朋友都还不是,只是自己单方面对他感兴趣罢了。

 

“fufu~榎本桑不用这么困扰的啦。拒绝就拒绝嘛,没关系的。那么,明天后天大后天都不会和你见面了,拜拜。”

 

拿起包转身就要离开,结果突然被后面的人抓住了手腕,你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我没有拒绝。”用了三分钟思考时间也没有组织出合适语言的榎本径,当你要离开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抓住你蹦出了这么一句话。如果这次让你走了,说不定以后会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诶?你是答应了吗?”

 

“所,所以,明天,也能见面吗?”

 

“不可以哦。”

 

“诶?”

 

“明天开始要去外地出差一星期,所以都不能来这里了呢。啊,原来榎本桑这么希望我来的吗?放心放心,出差回来我还是会来找你的,就算现在被拒绝了,我也没打算就此放弃哦。因为我喜欢榎本桑~”最后一句你故意凑到了他耳旁,带着一丝笑意轻声说着。

 

榎本径觉得自己绝对是被这个女孩子给捉弄了。

 

 

 

 

 

 

 

【相叶雅纪bg】aiba masaki相遇④

预警预警预警

上一篇→相遇③

 

 

 

过了好久才让躁动的yuri冷静下来,自家汪热情到这种地步自己也不好意思让对方赶紧离开,而且yuri都直接破门而出跟着他走了,没办法只好先把对方请进门,至少让他擦擦脸也好……

 

而事实上相叶雅纪也很难脱身,刚才他是打算直接出门离开,但没想到狗狗直接挤出门跟着他一起走了,也没有牵引绳牵着,担心会在外面走失,然后就折了回去。

 

“那个,你需要喝茶还是咖啡?我家没有其他饮料了,或者,这个果酒?”

 

“那就茶吧,不好意思还要在这里打扰你了。”

 

“没事没事,你都帮我把东西搬回来了。而且……”yuuki有些无奈的看着沙发上的自家汪霸占着三分之二的位置,并把头靠在别人腿上,“yuri看起来也挺喜欢你的。”

 

“fufu~看来是非常爱撒娇的狗狗呢。”

 

“emmm……嘛,差不多。”

 

Yuuki回到厨房开始翻找茶罐头,可是因为没有眼镜眼前一片模糊,一直摸不到在哪。

 

啊,对了,记得书房里应该还有一副以前的旧眼镜,虽然度数有些不够,不过现在这处境也能凑合着用。于是又跑到了书房找眼镜,打开第一个抽屉,果然放在了这里,看清楚景象的一瞬间觉得瞬间安心了不少。

 

“忘了忘了,要先给他一块毛巾擦擦脸才行。”马上又折回了洗手间,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块全新的毛巾,“这块白毛巾……好像以前遇到爱拔桑的时候说要还他来着,不过大概也遇不到了吧,这次就先用掉了。”

 

把毛巾用热水打湿,拧干,热气在镜片上化成白雾,然后就这样回到了客厅。

 

“这个给你,擦一下脸吧。”把毛巾递给了对方,顺便从茶几上抽了一张餐巾纸擦眼镜。

 

“谢谢啦。”接过毛巾,相叶雅纪摘下了口罩和帽子,拿热毛巾捂住脸,瞬间觉得身体放松了下来。

 

“说起来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呢,一直叫‘你’好像也不太好,我的话就叫yuuki好了。”

 

“我叫aiba masaki。”

 

“哼嗯~原来叫aiba masaki啊。”应答了一声,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名字,然后突然感觉有哪里不对,“aiba masaki?”

 

“相叶雅纪!!?”

 

“嗨咿?”相叶雅纪被对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抖了一下,双手还抓着毛巾停在胸前的位置,一双眼睛愣愣的看着yuuki。

 

而yuuki再一次被自己的迟钝所深深地懊悔,为什么离自己这么近却没有认出对方是相叶雅纪,自己好像又做了一堆很失礼的事情。

 

而相叶雅纪看着对方一直神情严肃的捶着脑袋,心想自己被认出来了是不是快点离开比较好。

 

“那,那个,真的很抱歉又做了一堆很失礼的事情,上次也是,我一开始真的完全没有发现……哈啊,竟然让国民爱豆的ARASHI桑帮我搬东西什么的……还坐在我这种什么都没有的穷酸小屋里,我真是的……哎——”

 

yuuki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越说越小声,一手扶着额头,瞥了一眼自己这个只有沙发电视机茶几和一把椅子的客厅,因为觉得必需品都凑齐了其他像桌子这种放着也是浪费空间金钱就完全没有打算布置,宁可留出更多的空间给自家yuri活动活动身体也好。

 

所以整体来说,就是空空如也。

 

“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在意,现在是我的私下时间,而且搬东西这种也是我自愿帮忙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要一直在意这个身份,那个,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这时候要怎么说明白才好,总之你能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看待的话我会很高兴的。不过要是因为我这个身份而给你带来困扰的话我以后会注意不来打扰你的……”相叶雅纪抓了抓脑袋,有些费劲的组织语言想和你说明白。

 

“完全没有困扰这种事情!”yuuki打断了他的话,“不如说是我担心会给你带来困扰,因为我不太知道要怎么和别人相处才是正确的,可能无意中说的话做的事会很失礼也说不定。”

 

“完全没关系的,普通的来就可以了。”

 

“真的吗?但完全把aiba桑当普通人可能有点困难呐,我会努力让自己普通的来的。毕竟这才是第二次见面,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诶?这是第三次见面了哦?”

 

“第三次?第一次见面不是在那个河边吗?”


“第一次是在居酒屋哦,那天好像一点多才回去,我在付钱的时候你就在旁边,不过你走的太急了应该没注意到我。”

 

Yuuki惊讶的嘴巴呈‘O’字型,坚信了自己绝对上辈子是个瞎子,原来那时候就遇到了。等等,居酒屋……糟了!

 

“完了完了,我忘了晚上还有居酒屋的打工!我要赶紧过去了,啊啊啊啊,yuri和yume的狗粮还没有喂!”

 

相叶雅纪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突然急急忙忙的开始在屋里跑起来。

 

迅速的给yuri的盆里倒满狗粮,又盛了一小盆放进了yume的笼子里。

 

“咦?它不是上次掉进河里的……”

 

“嗯!它叫yume,现在已经是新的家人啦。不过因为还太小只能放在笼子里了,等长大了一点会再带出去散步,慢慢熟悉这个环境。”

 

突然又想起来自己本来还要泡茶招待aiba桑,可是现在完全没有这个时间了。相叶雅纪只是笑了笑挥挥手说完全不用在意这个,现在你比较赶时间,真的要招待的话等下次还是有机会的。

 

“下次?”你愣了愣,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对了!如果不告诉你联系方式的话就不能够联系上了。LINE的号码可以吗?最近和门把们一直在用感觉很方便呢。”

 

“啊,嗯,可以的。”

 

盯了好久LINE上的新好友,总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做梦一样,毕竟现实中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加了ARASHI桑LINE好友这种事情。

 

出门的时候你还特意小声的说了句“从女生的家里出来要是被拍到的话不太妙吧?”虽然相叶雅纪说了没事的,可你还是很担心,特意把自己的头发盘起来戴上帽子,然后一关上门,说了一句“拜拜”就飞快的跑走了。

 

相叶雅纪看到你飞快跑出去的样子,不自觉的笑出了声,你们俩个人的行为就好像身份互换了一样,“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呢。”

 

Yuuki飞快的跑到了居酒屋,大喘着气拉开了门,第一件事就是和老板娘道歉自己迟到了这件事,老板娘完全没有在意,说这也才刚刚开始营业而已,人还没有这么多,她看了看你,说了句“遇到什么好事吗笑的很开心哟。”

 

“诶?”自己,在笑吗?拿出了手机屏幕照了照,啊,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嘴角就开始上扬着了。

 

“可能是遇到了人生当中最开心的事情也说不定了呢。”

【相叶雅纪bg】aiba masaki相遇③

预警预警预警

上一篇→相遇②

 

 

yuuki这时刚刚下班回家,路过便利店想起来自家的冰箱已经空了,就买了一袋速食食品和一袋最喜欢喝的果酒。

 

果然酒一口气还是买太多了啊,这个袋子拎的手好痛,偏偏这条路还是有点坡度的,走起路来更加的吃力。突然右手的重量一轻,然后罐装的酒相继从底下的洞里逃脱,从坡上滚了下去。

 

“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立马转身追着一群罐子跑,因为是下坡路还差点儿绊着自己,可无奈的是根本不可能追的到,绝望的想只能等它们平地上自己停下来了,这么想着干脆也就停下了脚步慢慢走下去。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不仅眼镜架的螺丝掉了不能带,朦朦胧胧的当了一天的半瞎。现在连袋子都破了,这么多罐酒要怎么抱回去,最差的情况就只能脱下外套裹着拿回去了。

 

然后她隐约看到坡底有人在帮她一个个捡起来,又加快步伐跑了下去。

 

“我帮你都捡起来了哦。”面前站的是一个男生,因为近视看不清他的五官长什么样子,虽然想眯起眼来努力看清,但对方戴着帽子和口罩,不管怎么样都是看不清的了。

 

“谢谢……不对,是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一着急出口就是中文,反应过来马上改口。

 

“中文?嘛,算了。这个我帮你搬回去吧,你一个人拿不下的吧?”

 

“这太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的,呃……”yuuki看了看自己左手拎着的大袋子,又看了看那堆酒,“很,很不好意思让你麻烦帮我搬回去了……”

 

“没事的啦~”眼前的人轻快的说着,抬腿就打算往前走。

 

“等等!”

 

“诶?”

 

Yuuki从他怀里拿出两瓶各塞进自己外套两边的口袋,然后又自己抱了4瓶,“这些我自己能够拿着,剩下的麻烦你了,我家就在前面拐角,很快就能到了。”

 

“fufufu~不用客气的啦,这么一点我还是拿的动的。”相叶雅纪被眼前这个人的举动给逗笑了。


“真的很谢谢你了。”而她就是这种性格,总是觉得不太好意思率直的接受别人的帮助,尽量都不想麻烦别人。

 

在回家的路上yuuki一直感觉很方,经常转头看旁边的这个人。毕竟是个陌生男子,而且现在天也快黑了,最近痴汉又这么多,偏偏还就在这种没什么人的坡道上这个人就走在自己后面,万一是尾行犯让他知道自己住在哪就玩完了,而且他还戴着帽子口罩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怎么看都好可疑。如果等会被他闯进家门不知道自家的yuri能不能把他给吓跑。

 

当然,身边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yuuki一直在看自己,他还在想这是他们的第三次相遇了,难道真的像sho酱说的那样是‘命运的相遇’之类的?

 

总算是走到了家门前,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东西,yuuki正要掏出钥匙开门。

 

“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相叶雅纪看了看周围,发现这里好像几乎没有什么住民,如果让女孩子一个人住在这里感觉挺不安全的。

 

而yuuki听到这句话以为对方有什么其它含义在里面,吓得转动钥匙的手都抖了抖,“不,不是的,家里还有yuri和yume在。”她也不想选在这里,可是要允许养宠物而且又要在一楼不怕yuri吵到周边邻居,最终只能定在这里,不过因为周围人不多,住在这里挺清净的也很好。

 

“yuri和yume?”听名字是她的家人吗?正当相叶雅纪这么想着,门开了。

 

“yuri抱歉了我回来晚了!今天不能带你去散步了。”本来在自己回家的时候yuri都会叼好牵引绳坐在玄关处等她回来去散步,而今天在路上耽误了时间,等下还要去居酒屋打工,今天的散步看来要泡汤了。

 

Yuuki正想摸摸头安慰安慰yuri,哪知它直接从自己身边走过绕到了她身后。

 

“哇啊——吓我一跳!乖乖乖,要摸摸头吗?”

 

Yuuki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苏牧用鼻子蹭着那个男生的裤子,疯狂的甩着尾巴,一副“求摸摸头求抱抱”的姿态,不知道的人大概会以为他才是这家主人。

 

不是,自己和它相处了一年都没受到过这待遇,还以为狗狗性格各异,自家的就是这种冷淡的性格,今天可算是让她见着了苏牧本来该有的姿态。

 

更过分的是它还把嘴中的牵引绳放到了他手上,要是现在给它牵上绳子估计就直接跟着人家小哥跑了吧。

 

喂喂喂,到底是哪家惊天动地的大帅哥把你迷成了这幅样子?

 

“它叫yuri吗?超级亲人的狗狗啊,给我牵引绳是因为想要去散步吗?”眼前的男生已经帮忙把门外的东西都放在了玄关处,蹲下来的时候直接被yuri扑倒舔脸。

 

“等等等等yuri!!”

 

 

【相叶雅纪bg】aiba masaki相遇②

预警预警预警

上一章→相遇①

 

Yuuki冲回了家,到家门口时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明明遇到了岚的相叶雅纪,大概一生的运气都用在了这次相遇上也说不定,自己却没能好好的说上几句话,最后也是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大串有的没的就匆匆离开了。

 

“希望不会让aiba桑觉得很没礼貌呐……但是当务之急要帮这孩子吹干身体才是。”

 

寒风吹过,湿哒哒的衣服紧贴着肌肤,感觉就像是整个人埋在冰块里一样。

 

“阿嚏——果然还是好冷!”yuuki打开房门,客厅里面马上传来了一阵骚动,从里面走出来了一只苏牧。

 

“我回来了哦yuri~快来看看这是柴柴妹妹哦——”

 

yuuki蹲下身让它嗅了嗅味道,结果自家苏牧马上没了兴趣转身甩甩尾巴就回窝躺着了。

 

“啊,啊嘞?好冷淡呐。”

 

进屋,开暖气,找出吹风机,然后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给怀里一直在瑟瑟发抖的小柴犬吹干身体,边吹边开始自顾自的讲起话来。

 

“嗯——不知道你已经几个月了呢?看起来还好小呐。”

 

“等下还要带你去一趟医院看看哦~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其他问题。”


“如果可以的话要待在我家吗?刚好前几个月搬来这里,比以前住的房屋宽敞很多啦,没想到yuri会长得这么大,原来自己一个人住的地方完全不够它伸展身体了呢。”

 

“嘛,地方大了一倍房租也是翻倍的涨了就是了……啊,但是吃的方面不用担心哦,我会努力赚钱买好吃的给你们。”

 

“以后就叫你yume(梦)好不好呢?Yuuki,yuri,yume,都是yu开头的哦。yuri要当个好姐姐哦。”

 

“阿嚏——!首先我也需要吃颗药防止生病呢。”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讲话,时间久了就感觉是一副略奇异的景象,因为就算一直说下去,也不会有一句话得到回应。

 

另一方,相叶雅纪到达休息室后和自家成员讲了今早遇到的事情。Nino一直盯着游戏机屏幕没有抬头,回了一句“爱拔氏你今早做了这样一个梦?”

 

“才不是梦啦,是真的,真的事情。”

 

“你确定是个女生而不是一个浑身肌肉的肌肉男?”

 

“あのさぁ,虽然晨跑完是有点累,但我也肯定不会把男女认错。”

 

“阿拉,我还以为你老花开始严重起来了呢。”

 

“不不不不,啊嘞?我,已经到了得老花眼的年纪了吗?”相叶雅纪走到nino跟前半蹲着和他平视,并指了指自己,奈何自家竹马也没看向自己一眼,只是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

 

正当相叶雅纪有些无奈的回到自己座位上时,旁边一直看着手机屏幕的利达突然“fufufufu”的笑了起来“爱拔酱总是会遇到一些很神奇的人呢。”

 

“诶?有吗?”难道利达现在才反应过来讲话的内容?相叶雅纪心里这么想着,坐下的时候撇过头偷偷抿嘴笑了。

 

坐在对面的樱井翔也打趣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命运的相遇”之类的,也不知是谁马上吐槽了一句“30代的欧吉桑讲命运的相遇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像我和尼桑就是在90万人的祭典中相遇了哦,命运的相遇一定是存在的!”

 

ARASHI的休息室中总是充满着欢笑声,只是聊着很普通的小事大家也能聊的很开心,偶尔也会讲讲老梗,不管讲多少遍也永远不会腻。有时候干脆只是面对面坐着,然后各自拿着手机在LINE群聊上一个劲的发图,只是这样也能玩的很开心。

 

这次的相遇让相叶雅纪很难从记忆中遗忘了,以至于当他再次在路上遇到她的时候甚至只看背影就认出来了。依然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只是这次她没有带着帽子,两手都拎着很大的塑料袋。

【相叶雅纪bg】aiba masaki相遇①

预警预警预警





第一次的相遇是在一家居酒屋。

 

相叶雅纪和后辈们一起聊天喝酒一不小心就忘记了时间,打算离开的时候已经将近深夜一点,此时这家店里差不多已经没客人了。

 

在门口结账时,相叶雅纪听到了旁边的人谈话。

 

“抱歉啊yuuki酱,今天让你留到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去挺危险的,要不还是送你回去吧?”

 

“没事没事,谢谢老板娘了,我跑着回去马上就能到,不用担心。那么明天见!”

 

他瞥了一眼身边的人,发现她戴着黑色的帽子,穿着黑衣服黑裤子和黑鞋子,话刚说完就匆忙的拿起包往外面跑。

 

一身黑的女孩子啊,还真是少见。这个月新来的店员?上个月他来的时候好像还没有看见过她,不过这么晚一个人回去确实很让人担心啊……

 

“前辈的家就在这附近吧?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哦?”后辈拍了拍他的肩,相叶雅纪回过神来,和他们道别后自己一个人回了家。

 

后来一直没有时间再去那家居酒屋,他也很快忘记了这个一身黑的女孩子。

 

再次相遇时是在他家附近的河岸边,正好是樱花开放的时期,这条河也都被樱花花瓣铺满。

 

清晨时温度很低,路上也还没有什么人。相叶雅纪刚晨跑完毕,回去的路上走上桥想拿出手机拍下这里的美景发给成员们看看时,就听到底下传来一声动物的悲鸣,紧接着“噗通”一声有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过了几秒钟又传来一声更大的“噗通”声。

 

相叶雅纪马上跑下桥看了看河里,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一个女孩子跳进了河里,一只手举着湿淋淋的小狗,另一只手努力的往岸边游。

 

“快点过来!”相叶雅纪在岸边向她伸出手想拉她上来,但他握住的并不是她的手。

 

他愣了愣,抱着怀中的小狗,然后又看着她自己上了岸。

 

“那个……不好意思弄湿你的衣服了……啊,阿嚏——”面前的人摘下了黑色的帽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拍了拍粘在身上的花瓣,然后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啊,这个毛巾给你,虽然我擦过汗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用。”相叶雅纪把脖子上的毛巾递给了她。

 

“诶?谢谢你。这个毛巾,我可以给它用吗?”她指了指相叶雅纪怀里瑟瑟发抖的小狗。

 

“当然可以。”相叶雅纪点点头,并把怀里的汪递给她,看着她细心的给它擦干身体,明明自己也都湿透了,头发还在滴水。“这是你家的吗?”

 

“不是,好像是这附近的流浪狗,刚才是被大狗欺负了才掉进了河里。”

 

“原来是这样。”该说这孩子是太善良还是太天然了呢,这种天气跳下去。他看了看眼前这个一身黑的女孩子。

 

嗯?一身黑的女孩子,好像以前也在哪里看到过的感觉。

 

“你……难道是那家居酒屋的店员?”

 

“你怎么知道?”

 

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正好对上了面前这位男生的眼睛。

 

眼白走失的眼睛,亮晶晶的。

 

嗯?!!!等等?!!

 

“你你你你你你你是aiba桑!!ARASHI的?!”

 

我说这个人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昨天还在电视上看到他们,今早就给他看到了这么狼狈的自己,我的天刚刚我还打了一个大喷嚏,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现在才发现,上辈子怕不是个龙虾……时光机在哪里我要回到十分钟前……

 

“嗨咿?那个,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完全没事,阿嚏——不好意思,我要先回去了,要马上给它吹干才可以,那个,真的很抱歉又是弄湿了衣服又是借用了你的毛巾,有机会的话我会还你一条新的。或者,如果你还去那家居酒屋的话就和老板娘说记在yuuki账上就好了,就当是我的赔礼。那,那就这样了,拜拜!”

 

相叶雅纪听的有些懵,总之从刚才的一长串话里能知道的是她叫yuuki。

 

是个很有趣的人。